他的仓库里藏着一部汽车工业微缩史

发布时间:2018-06-09 16:59:55

他的仓库里藏着一部汽车工业微缩史

  张红星介绍起自己收藏的劳斯莱斯老爷车,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本版图片均由本报记者戴伟摄

  济南有一位“老爷车”收藏达人张红星,十几年来,他将工作之外的所有时间和正常开销以外所有的收入都倾注给了各式各样的老式汽车。目前,在他的仓库里藏着140多辆各式老爷车,其中国产红旗轿车就有20多辆,他也就此成为国内红旗轿车收藏种类最为齐全、数量最多的藏家。张红星余生最大的心愿是建一个老爷车博物馆,让这些宝贝汽车有个归处,也给孩子们一个了解汽车工业发展历史的机会。

  张红星,1968年生人,中等身材,短发,爱笑但不擅言辞,典型的济南人。“你看这款车,看这车挡,那个年代都设计得这么先进,这个太美了,你看你看,这款车,这造型,实在太漂亮了。”一进车棚,说起自己收藏的老爷车,张红星就像换了一个人,话多了起来,情不自禁地向参观者介绍着每辆车的来历、特点,介绍中常不自觉地笑出声来,说上一句“这个太好了”或者“这个太漂亮了!”那神情像极了刚刚收到糖果礼物的孩子。

  “这辆车原先是黑色的,老人给它涂上了一层红色的防锈漆,专门在房子旁边建了车库保存。”2004年,张红星收藏老爷车不久,就注意到了这辆车,先后找了两拨儿中介才跟老人见了个面,但老人丝毫没有出售的意思。张红星没有放弃,长达6年多的时间里,一直跟当地的中介密切沟通。直到2010年一天深夜,张红星从中介处得知老人因病去世,他的儿子似乎想要卖车。得到消息后,张红星起身就往机场赶,途中找人帮忙定下最早一班去重庆的飞机,第二天最终如愿跟老人的儿子见了面,以双方都能接受的价格买下了这辆轿车,完成了一桩夙愿。

  “收藏老爷车就是要争分夺秒,我的原则一直是能早一分坚决不晚一分。”张红星说。目前,他收藏的老爷车已经有140多辆,其中一小部分在浆水泉路汽修厂,大部分在南部山区的仓库,这些藏品来自全国各地,重庆、新疆、东北三省、香港,哪里有老爷车他就往哪里去,而且每次都心情急迫,尽早不尽晚,一直到买下车才放心,每一次,他都坚持坐着配货车跟爱车一同回来,生怕半路上磕着碰着。

  传统意义上,老爷车是指二战以前生产的早期汽车,不过也没有严格的界定。在收藏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之前生产的经典车型都会受到藏家的青睐,也被称为老爷车。这些车辆绝大多数早已经停产,想找到它们绝非易事,有时“线年,通过朋友的介绍,张红星买到了一辆1971年生产的红旗轿车,越看越爱,他觉得这辆车给自己带来的幸福感、满足感是金钱和其他任何物品都无法匹配的,自此一发而不可收拾,进而痴迷上了老爷车收藏。

  “那个时候信息不发达,就是通过QQ群找信息。”张红星说,目前,据他所知国内有100多个老爷车收藏者的QQ群,还有七八十个老爷车爱好者微信交流群,群里面有藏家,也有提供信息的中介和爱好者等等,群虽多但真正活跃的基本就是固定的一帮人,具体到老爷车收藏而有些名气的,也不过七八人而已。

  这种大海捞针似的搜索存在着极大的不确定性,因为真正的卖家很少在群里直接跟藏家交流,提供信息的多是一些中介。这些中介就以提供信息为生,他们从贴吧、社交网站等渠道获取老爷车的信息,在群里发布有限消息吸引藏家私下交流,谈妥价格,藏家付给信息费后中介提供信息、帮忙联系,有时中介帮忙联系到的也并不是卖家,而是另一个中介,因此,经常要联系三四个中介才能跟卖家见面。当然也有人浑水摸鱼,他们摸清了藏家爱车心切的心理,编造一些虚假车源,获得信息费就切断联系,张红星也遭遇过许多次这样的骗局。

  因此,张红星承认,现在再想入手老爷车越来越难了,但即便如此他还是痴心不改,依旧对收藏老爷车保持着不变的热情。这其中的原因有车辆本身的价值,但更主要的是这些车辆承载的历史,“每一辆车都记录了汽车工业在那个时期的发展特点,并且这些车多数都有一个甚至多个显赫的前车主,记录着一段历史。”因此,在张红星眼里,与其说是收藏车,不如说是在保存一段历史记忆。

  每一辆新车到手,张红星都像迎接新生儿一样激动半天,对于每一辆车他都发挥自己会修车的特长,对它进行必要的修缮,让绝大多数老爷车能够上路行驶,然后把它们精心收藏。对这些车,张红星会拿出来参加全国性的老爷车展览、比赛,也会通过校企合作提供给院校做教学研究,但绝不肯出售。

  偶尔,张红星也会把自己的收藏出租,但这并非他的原意。根据他的设想,这些老爷车最好的归宿是博物馆,七八年以前,张红星就在筹划建立一个公益博物馆,把自己收藏的所有老爷车都放进去,供济南人尤其是青少年儿童免费参观,他可以在现场给孩子们讲每辆车背后的历史故事。可是,在寸土寸金的济南建一个博物馆谈何容易,直到目前,博物馆建设依旧没有进展,张红星只好把绝大多数的老爷车放在南部山区的仓库里,把30多辆车放在汽修厂二楼,供慕名前来的市民免费参观,权作一个临时的“博物馆”。